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title > 信息公开 > 人事任免 >

朴槿惠谈遭弹劾:我知道泣血是什么意思了(图

发布时间:2019-03-22 02:47 信息来源:未知

  据韩联社12月14日报道,韩国国会当天召开针对“朴槿惠政府亲信弄权干政案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的第三场听证会。14日也是朴槿惠被暂停总统职务后的第五天。

  据韩国朝鲜日报12月12日称,弹劾案表决通过后,朴槿惠在当天召开的国务委员恳谈会上对出席者表露了自己的心声,“现在知道泣血是什么意思了”,“感觉撕心裂肺地疼”。

  首尔时间12月9日下午3点,韩国国会全体会议表决通过总统朴槿惠弹劾案,300名国会议员中有299名议员参加投票,234名赞成,56票反对,弃权2票,无效7票。通过弹劾后,朴槿惠被立即停职。弹劾案指出,朴槿惠的行为违背民主主义基本原则,她辜负了国民通过选举对其赋予的信任。朴槿惠还使崔顺实等亲信们介入政策、国务会议、政府人事任免等政务并发挥影响力,逼迫企业捐款,且在“世越号事故”发生后应对不力。

  12月10日,韩国民众再次走上街头,只不过原定日程上的抗议示威变成了庆祝活动。

  12月11日,韩国检察特别搜查本部发布“崔顺实涉嫌干政案件”的最终调查结果,宣布朴槿惠再次以嫌疑人身份被立案。

  韩国宪法法院院长朴汉彻与朴槿惠总统弹劾审判事件的主审人姜日源法官等宪法法院的众法官,于11日上午探讨事件记录,并表示将尽快做出正直正确的决定。

  此外,据韩国朝鲜日报13日报道,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伦理委员会12日表示,将在党内对朴槿惠总统实施惩戒,并计划于本月20日决定最终的惩戒程度。

  据朝鲜日报12日称,11日是朴槿惠在停职后的第一个休息日,主要活动是在官邸休息读书等。在宪法法庭做出弹劾审判的决定之前,朴槿惠将主要在官邸生活,并集中精力准备宪法法庭的弹劾审理,以及特别检察的调查。

  弹劾案表决通过后,朴槿惠在当天召开的国务委员恳谈会上对出席者表露了自己的心声,“现在知道泣血是什么意思了”,“感觉撕心裂肺地疼”。据悉,恳谈会结束之后,朴槿惠还与青瓦台的多位参谋另行会面,喝着茶对他们说,“处理那么多棘手的事情,让你们辛苦你”。

  青瓦台有关人士称,“据了解,朴槿惠总统周末与休息日在官邸休息,安静地读书以平复心情”,“并探讨了应对弹劾审理的资料等”。多位参谋也向朴槿惠建议,“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据悉,朴槿惠与部分参谋进行了非正式的会面或通话,询问关于待解决问题等的情况,还通过电视了解星期六烛光集会的情况,翻阅了媒体报道的内容等。

  纽约时报中文网12月9日刊文称,随着抗议的规模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响、距离越来越近,韩国总统朴槿惠大部分时候都远离公众视线,陷入自怜和绝望,基本上都是一人独处。

  文章称,朴槿惠的助手表示,朴槿惠隐居在总统官邸青瓦台,几乎没有访客。“如同希腊悲剧的造化弄人一样,那里也是她童年的家。对朴槿惠来说,青瓦台本身就充满了回忆。”

  1961年,朴槿惠父亲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年仅9岁的朴槿惠和亲人一起住进了青瓦台;22岁那年,朴槿惠的母亲在一场针对朴正熙的暗杀中去世后,朴槿惠成了父亲朴正熙的代理第一夫人,继续居住在青瓦台。1979年,当朴正熙遇刺身亡后,她离开了青瓦台,直到2013年以总统的身份回归。

  然而,事实上,自丑闻10月爆发以来,朴槿惠就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她最后一次会见外宾是11月10日接待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总统代表团,同一天,她和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通了电话。

  如今,青瓦台从充满了回忆的地方,变成了民意对她进行“审判”的场所。文章称,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她在青瓦台听到了每周要求她下台的抗议声。的人们,来到青瓦台她居所的附近不断高喊,“把她赶走!”

  “总统听到了民众的声音,心情沉重,”朴槿惠的发言人郑然国在一场抗议结束后说道。

  “她明显变得憔悴了,”朴槿惠所在的执政党新国家党议会党团主席郑镇硕说。他12月6日去青瓦台看望了朴槿惠。“她好几次说自己愧对我们的议员。”

  而同样孤独的场景,上一次发生还是在2008年。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因放开从美国进口牛肉的禁令而导致了数周的民众游行,李明博曾于晚上登上青瓦台的后山,看着的民众烛光而黯然泪下。

  如今的朴槿惠,已不再参与任何国政。当初说没有丈夫没有儿女要嫁给国家的她,孤单地呆在青瓦台,正如纽约时报所说,“她最信任的三名助手被免职,其中一人入狱。而她最亲密的知己崔顺实,也关在狱中。”

  除此之外,她的助手拒绝讨论她这些天的日常生活和心情,只说她很重视这场危机,正在全力应对。他们说她上月邀请数位基督教领袖和一位佛教高僧上门,听取他们就这场危机的看法。她的办公室未透露他们对她说了什么,但表示那位高僧引用了佛教经文,说“落花结果”。

  在1993年的回忆录《如果我生在普通家庭会怎样》(What If I Were Born in an Ordinary Family)中,朴槿惠写到家族历史悲剧和自己的悲伤时说:“在我的一生中,愉快的时光从未超过痛苦的时光。”

  纽约时报称,朴槿惠曾说自己晚上经常一个人看政府报告。她避免和高级助手举行一对一的会议。她的前厨师对韩国一家杂志表示,她常常一个人吃饭,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她还说自己切断了与弟弟和妹妹的联系,为的是防止裙带关系,多位韩国前总统都是毁在这个上面。她养了两只狗,都是白色的珍岛犬。这是一个韩国品种,因忠诚而备受珍爱。

  对于朴槿惠的这个性格,韩国《东亚日报》12月13日的一篇评论中批评了他喜欢“一人饭”的习惯。评论称,‘独饭独酒(独自吃饭独自喝酒)’成了年轻人的新风尚而受到瞩目,但在“崔顺实门”爆发过程中,却发现原来朴槿惠总统是领先时代的“独饭族”。

  文中援引了一位前首席秘书透露的一个细节称,从体质上来说,如果朴槿惠总统和陌生人吃饭,就会消化不良。担任朴槿惠厨师长长达3年4个月的韩相勋也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说:“总统喜欢一个人边看电视边吃饭。”即便在2014年世越号惨剧时,朴槿惠也是一个人用餐;甚至在崔顺实到青瓦台来、召开三人帮(郑虎成、李在万、安奉根前任秘书官)会议后,朴槿惠依然是一个人吃饭。

  评论还指出,在美国,人们把总统可以随便听取意见、可以依靠的非正式咨询委员们称为“厨房阁僚”。对于政治人物来说,吃饭不是个人的休息时间,而是业务的延长……一国的总统应该同各界人士相见,听取他们的意见,一起用餐,建立亲密关系, 但朴槿惠总统却被称为“官邸总统”,“这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她的性格就和沟通很遥远。”

  随着“亲信门”的爆发和发酵,朴槿惠的支持率暴跌,一度只剩4%,在青年中的支持率甚至为零。这是自韩国1980年代末民主化以来最不受欢迎的总统。

  但早在“亲信门”爆发前,韩联社10月21日公布的盖洛普韩国民调结果就反应了朴槿惠不善于与民众沟通的问题。民调显示,有64%的受访者对朴槿惠施政给予负面评价,其中“缺乏与民沟通”以17%的比例排在首位。

  “亲信门”爆发后,朴槿惠曾三发表国民讲话表达遗憾和难过。她曾说道,“我感到心碎”、“我觉得即使道100次歉,也无法消除民众的深深失望和愤怒。” 在其中的一次公开道歉中,她也曾说自己沮丧,在“无数个夜里”失眠,并且有时会后悔当总统。

  然而这些道歉并没什么用,韩国周末烛光集会的规模越来越大;在通过弹劾的第二天,韩国民众同样举行周末集会,要求朴槿惠立即下台。

  纽约时报文章在分析人们不愿意原谅朴槿惠的原因时称,“道歉时,一脸严肃的朴槿惠称无法原谅自己放松对崔顺实的警惕。说到崔顺实时,她说对方在她‘孤独’和‘困难的时期’帮助了她。但她不承认自己有违法行为。”

  但是根据韩国检方的最新调查显示,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不仅安排打理朴槿惠总统衣服和发型,还详细介入了国政运转,并且崔顺实曾在青瓦台“权力排名第一”。韩国中央日报的报道也称,从朴槿惠总统上台之后的2013年3月开始到今年11月为止,崔顺实利用青瓦台行政官车辆出入青瓦台。其中,在没有出入证的情况下,进出青瓦台多达十余次。据悉,崔顺实与朴槿惠、前青瓦台附属秘书官郑虎成一起准备了五个小时以上的就任演讲稿。

  中央日报2日报道,因火灾问题出访自己的政治故乡大邱时,朴槿惠因遭遇当地民众们的反对,而不得不钻进车里。

  纽约时报文章称,朴槿惠试图通过约见大使和内阁副部长,来让自己四面受敌的政府恢复一切正常的样子;她领导的政府还在继续推动与日本签订一项有争议的军事情报共享协定。但没有人对她表示同情。

  在青瓦台的民众高喊道,“如果你这么孤独,何不去牢房里和崔顺实会和?”

(责任编辑:admin) [纠错]